注册送白菜28网站大全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被怂恿出的死亡

被怂恿出的死亡

时间:2017-02-0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、怂恿弟媳,做人情妇
  
  那天,大姑姐牛琴琴在弟媳罗娟家看电视闲聊中,她冷不丁问出这样一句话:“罗娟,我弟弟牛宝远在国外打工,你一人在家过不上正常的‘性’福生活,多寂寞、多难受哦,姐我给你找一个大富豪做情夫,你同意不?”
  
  牛琴琴这话,把罗娟吓了一大跳,她胀红着脸说:“大姐,我是你的亲弟媳,你怎么有口说出这种话,什么意思?是在试探我是否有红杏出墙吗?”
  
  “不不不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牛琴琴也感到有些忸怩,她说,“罗娟,你我都是女人,你才二十七八岁,晚上没有个男人在身边缠绵?你不心慌吗?再说,你跟着那个大富豪,我还可以跟着沾光。”
  
  “什么,你也能跟着沾光?”罗娟又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道。
  
  “是呀。”这时,牛琴琴干脆向弟媳罗娟挑明,她说,“我供职的那家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的老总叫魏良新,40多岁,浙江人,长得颇有男人气质,手中有上亿资产,你若能傍上他,经常在一起同床共枕吹吹我,他不仅能给我安个好差事干,说不定还会付我一定的中介费呢。这样,你我二人今后吃香的喝辣的都不愁啊。”
  
  牛琴琴叹息了一口气又说:“生在这大城市里,消费水平太高,手中没钱就难于生活啊!”
  
  牛琴琴这一说,罗娟明白了,她不由为大姑姐使用的美人计而暗暗叫绝。但她没有很快点头答应,而是反问道:“大姐,既然你想到这分上了,你为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,主动与那姓魏套近乎,把他傍上,为什么怂恿你弟媳我给他做情妇呢?”
  
  “罗娟,这你就不懂吗?俗话说‘男人三十一枝花,女人三十豆腐渣’。我已是40岁的女人,快成黄脸婆了,又没有性感魅力,能把魏总傍上吗?”牛琴琴的话,罗娟想想也是。她沉默了片刻说:“好吧,既然大姐说了,你不责备我给你弟弟戴绿帽子,我就听你的,先见见他吧。”
  
  第二天,牛琴琴特意找了一家比较豪华的酒店,手机请魏良新吃饭。没多时,魏良新就开车赶了过来。
  
  魏良新走进酒店小包厢,一眼见到罗娟这位陌生少妇,不由两眼呆得发直。罗娟那袅袅婷婷的身姿、洁白如玉的皮肤、含情有神的眼睛和一对挺起的魅人丰乳,诱得他魂不守舍、垂涎欲滴。
  
  牛琴琴对魏良新迷色,她了如指掌,他见了美女就像老鼠见大米。所以,她才拿弟媳当诱饵,引魏良新上钩。
  
  魏良新刚进包厢,牛琴琴就忙起身介绍:“魏总,这是我的弟媳罗娟,丈夫在新加坡打工,她一人在家闲着没事干,要我帮她找点活做,你那楼盘工地还需要做杂活的小工吗?能否让我弟媳去做?”说到这里,牛琴琴又转话题说:“我弟媳罗娟可是个才貌双全的美女呀,她大学毕业生,精通电脑绘图设计,还会写诗作文。可惜她是颗埋在土里金子,有光无处放啊。”
  
  “什么,她是埋在土里金子,没处放光?哈哈,跟我魏某混,我让罗妹子光芒万丈!从今天起,到公司上任,做我的随身秘书,月薪6000元,工作‘出色’再加,怎么样?”
  
  魏良新这干脆、利索的拍胸表态话,说得罗娟连连说谢谢魏总关照,谢谢魏总关照。这时,罗娟忙起身,殷勤地给魏良新添茶、敬烟。
  
  吃饭时,牛琴琴让罗娟挨着魏良新坐。薄衫短裙的罗娟嘴甜手勤,不断向魏总劝酒敬酒。酒喝七成后,魏良新的一只手就不安分了,不时地摸罗娟的大腿,牛琴琴佯装没看见,罗娟也无任何反感。
  
  饭毕后,魏良新打着酒嗝说:“罗小姐,明天上午8点半,你到我办公室去填张个人简历表,就正式上班。好好干,魏某人我不会亏待你。”
  
  “魏总,你这身缠万贯的大老板,怎么会亏待我这个弱好呢!”罗娟微笑地与魏良新握手告别,离开了大酒店。
  
  二、偏爱情妇,抛弃二奶
  
  自从罗娟给老总魏良新做了情妇后,魏良新待她比待自己老婆还要好。无论开会、出差、旅游、上酒店,他总是把罗娟带上,真是朝夕相伴,形影不离。而他对原来包的那个二奶却冷淡多了。魏良新认为:罗娟长得楚楚动人,漂亮可爱,是他的金字招牌、光辉形象。
  
  说来也怪,有了罗娟之后,魏良新办事洽谈业务,就十有九成。后来,魏良新还委以重任,又给罗娟安了个办公室主任职务,这使罗娟更加感到满意和自豪。
  
  一天晚上,二奶孟芸见魏良新没回家与她同床共枕,便悄然找到魏的一个“保密办公室”,当她叫开门一看,罗娟正精光光地与魏良新睡在床上。盂芸气得把被子一掀骂道:“你是从哪儿跑来的野女人?居然敢来傍我老公做情夫,给我滚,否则,孟姑奶奶我就要废了你!”
  
  罗娟也不示弱,她指着盂芸的鼻梁骨说:“你算什么东西,一个美容院出来的‘破鞋’、‘水货’女人,还配给老总做二奶吗?不知卑鄙可耻。告诉你,我是魏总公司办主任,你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  
  “你给我滚!不立马滚开,我就把你打死在这儿。”孟芸气势汹汹道。
  
  开始,魏良新什么也没说。他坐起靠在床头来个“坐山观虎斗”,心中还暗暗把罗娟和孟芸两个女人观察、端详了一阵,权衡了一番。他认为: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罗娟都要比孟芸美百倍呢。
  
  当孟芸和罗娟发生撕打时,魏良新忽地下床,伸出大巴掌“啪啪”,捆了孟芸两耳光,怒道:“你有什么权力叫她滚?又有什么资格打她?她是我招聘的办公室主任,你竟然扬言放肆要她滚?我叫你先滚,现在就给我滚!反正你是我从美容院‘捡’回的‘野鸡’,是个没办任何手续的‘临时二奶’,我想玩就玩,想扔就扔,你滚吧!”
  
  魏良新偏爱罗娟,又出言不逊,贬侮盂芸,气得孟芸浑身筛糠般大骂道:“魏良新,你个没心肝的老色鬼,太绝情了!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,拿着女人不当人,喜新厌旧,玩腻一个甩一个,你这样下去终没有好下场,咱们走着瞧吧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