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白菜28网站大全
文苑 人物 社会 博彩白菜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博彩白菜 > 那些靠手艺吃饭的人

那些靠手艺吃饭的人

时间:2015-06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新房装修,考虑到节约成本,没实施全包给装潢公司的方案,而是自己走访相同户型的人家,采纳人家的装潢风格中自己喜欢的部分,再加上自己心中的装潢构想。
  
  首先进场的是瓦工师傅,领头的姓姜,跟随的姓吴,他们是郎舅关系。姜师傅30岁出头,说话有点急,吴师傅40岁左右,不善言语,甚至像没出过远门的孩子见到生人般腼腆、木讷,正常情况下,他只一心闷头做事。两位师傅憨厚朴实,砌墙贴地砖的手艺简直让人拍案叫绝,一块地砖贴得缝隙有偏差,眼瞄着不断调整,直至达到自己满意为止。熟悉后,他们甚至告诉我买地砖时的一些市场潜规则,让我最好货比三家,讨价还价。当我和爱人在市场上经过一番比价比质,采购回的地砖经他们上手验证,连一向木讷的吴师傅都认为物有所值。地砖贴好,两位师傅要去下一家了,我问他们什么时候付工钱,他们憨厚地说:“不急不急,等你过段时间验收一下我们地砖贴得质量如何,再付工钱也不迟。”我好生感动。
  
  一个月后,姜师傅的父亲因检查出患有癌症住院做手术,他急急地找到我,用商量的口气跟我说,能否先给点工钱。听姜师傅如此说,我倒不好意思起来,当我把全部工钱递给他时,他双眼竟然湿润起来,临别时他像跟我打架似的,只收了一半工钱,说是余下的一半等我家装潢结束后再给。
  
  这样实心眼的靠手艺吃饭的人,岂能不让人心生敬佩。隔墙完工后,还师傅进场,他个头不高,体态发福,乍一看,像个小包工头。不过他不是市面上只“嘴动动、人用用”地接工程的那种包工头,他负责我家的水电安装,还兼做安装工。有时他一个人忙不过来,也喊一些同行的师傅帮忙,但别人经手的活他都要一一对质量进行把关。隔墙结束,他来铺水路电路;木工结束,他来安装灯具、水龙头等。等安装到阳台水槽时,一试下水,发现渗水,他左看看右瞧瞧,用排除法推测,最终确定是楼盘建筑时安装的下水管可能被砂石堵塞了,唯有去楼下人家的阳台打开落水管进行疏通。我陪他来到楼下,一看,楼下人家阳台顶部采用的是木材吊顶,拆卸安装烦琐。随即,他提供给我两套方案:一是把我家阳台的落水管引到主落水管,避免日后堵塞的后顾之忧,现在许多人家装潢就采取这种方法;二是花点时间和精力,拆卸楼下的阳台吊顶,进行阳台落水疏通,不过,即使一时通了,时间一长,水中的杂质也会使下水不畅。两种建议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种。阳台落水的问题解决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
  
  安装灶台水晶石台面的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的孙师傅,他手中的活儿接得唯有天天加班才能完成。那天安装我家灶台面,也是他的加班时间,看他一个人忙着背水晶石台面,我近前想帮他搭把力,被他拒绝了。他说是今天遇到我这样的好人给他搭把力,若养懒了自己,会影响日后无人搭力时的心情。再说搬运台面上楼,是他安装台面工作的一部分,工钱也算在里面了。磨台面的当儿,他让我离开厨房,只见他头戴防护面具,全身包裹严实地打磨、调试灶台面水平,两个小时后安装结束,他请我验收安装质量,并告知我一些台面的使用常识。他说话轻声轻语,不紧不慢,有条有理,很显斯文。
  
  油漆工小陈是个快乐的年轻人,干活时几乎曲不离口。他每天把自己装扮得像进城走亲戚,早进城,晚归乡,一身新,开辆摩托车风风火火。做工时,换上沾满各色油漆渍的大短裤,头戴报纸折的挡尘帽,干起刷漆的活儿,角是角,边是边,有棱有角。小陈师傅是个急性子,说话语气粗声粗气,初和他接触的人,会以为他不是个细心之人,会担心他干活毛糙。但相处一段时间,看他干活的认真劲儿,才知他说话的语气可以很随便,可对待油漆手艺,简直是精益求精——一条缝,一个角,若未达到自己的审美要求,他甘愿花几个小时去完善。小陈师傅对待自己的工钱毫不含糊,工期一结束,立即结账。
  
  当下,一些民间传统手艺,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,如雕花木匠、铁匠、瓦匠、篾匠……归其原因,一是科技进步所致,二是人们教育后代的观念所致。我们认为下一代人不能吃苦,宁愿让晚辈啃老,也舍不得让其去学个木匠或瓦匠手艺。殊不知,在匠人日渐稀少的今天,物以稀为贵,诚如我所遇到的那些靠手艺吃饭的人,付出了汗水和劳动,他们赢得社会尊重的同时,也收获了一份不菲的劳动报酬,支撑着他们的家庭,改善着他们的生活水平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