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白菜28网站大全
文苑 人物 社会 博彩白菜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文苑 > 吃酒

吃酒

时间:2017-09-13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头一回看《水浒》我还是个半大小子,没看明白,不过,学了一句李逵的话:“嘴里淡出个鸟来!”让父亲听着了,被掌嘴,不敢说了。另外,还有一个疑问,吴用智取生辰纲那回,白胜挑了一担酒唱道:赤日炎炎似火烧……来吸引军汉的注意,再下蒙汗药得了手。以我屈指可数的经验,酒热辣辣的弄得人口干舌燥,那么热的天,喝酒能解渴吗?
  
  那时的问题非常多,这个问题也不了了之。直到后来看到一篇写酒前世今生的文章。原来在明朝之前,酒以酿为主,比如米酒,微酸微甜,用来解渴再好不过。明朝时出现了蒸馏技术,于是才有了白酒。这般,陆游诗说“莫笑农家腊酒浑”也好理解了。
  
  酒是个好东西,有句流传很广的话说,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。套用这话,人总是要喝点酒的,酒量再小,自家的喜酒那是非喝不可的!
  
  那时,我们唱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:啊,亲爱的朋友们,愿我们自豪地举起杯,挺胸膛,笑扬眉……
  
  旋律欢快而豪迈,像是举杯喝酒是件挺得劲儿的事儿。因为这个,20来岁喝酒那叫一个拼,失恋成为一个节点,喝汽水样的喝酒,渐渐喝醒了。待到不惑之年喝酒,却别有况味,正承上启下的时候,无论如何想喝,总是留有后路。比如现在的我,常常小酌,不贪杯,有友劝酒,便和他约定60岁一醉方休,而此时好像怎么都醉不起。
  
  喜欢酒,自然要从书里找些饮者观摩,太多的名家轶事。酒是个很好载体,比如曹操敬酒,典韦举个锋利的大斧头看着你,这已经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事情,而是要命的事情,谁敢不喝?
  
  比如竹林七贤个个都是酒徒,我喜欢两个,一个是刘伶,他喝酒有些花招,也狂。他喝病了,老婆把酒具都给砸了,好生劝他身子要紧。他要老婆赶紧准备酒菜,他要向神鬼祖先通告一声,老婆欢天喜地弄好酒菜,结果他说:“天生刘伶,以酒为名……妇人之言,慎不可听!”等老婆发现,已经大醉。有时喝多了,赤身裸体,别人以为不好,他说:“我以天地为栋宇,屋室为裈衣。诸君何为入我裈中?”
  
  另外一个是阮籍,都说酒乱性,阮先生把持得住。酒铺老板娘年轻也善饮,他买酒和老板娘对饮,喝着喝着,两个人都醉了,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老板暗中观察,但一男一女没有多余动作,于是也就由着他俩了。
  
  比如陶渊明的洒脱: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或许这样的两个人才是莫逆吧?
  
  生活似乎离不开酒,小说也是这样,连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偶尔也喝一杯“素酒”,不知持戒律的他们,如何开脱自己?还有那猪八戒娶亲喝醉了酒,显了原形,把媳妇高翠兰吓个半死,这酒喝的!
  
  世上很多段子,饮者是主角。说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着,突然把头冲向一个人问:我头上有几个包?那个人说:五个。他说:“谢谢啊,再过四个电线杆就到我家了。”又说,一个人在别人家喝酒,喝得正痛快时,有人来报告说他家里失了火。这穷人便把衣帽一整,仍然稳坐,说道:“不妨!我的家当全在身上了。”有人问:“那你老婆怎么办?”穷人答道:“她还怕没有人照管吗?”
  
  这样的段子,不会喝酒的人无法体味,我有个朋友喜喝酱香型酒,每饮必说,打的酒嗝都是香的!有一回我请教他这句话的真假,他真诚地说,不合口味的酒也打酒嗝,不过有时尖酸,有时刻薄,这般的细微,让我惭愧。
  
  李白有很多光芒万丈的酒诗,我最喜欢两句: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有点自私,有点淘气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